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Bart | 31 October, 2013 | 一般 | (126 Reads)
我很想回一趟西山,回我當年插隊的地方去看看。我把那裡稱之為第二故鄉。這有點自作多情。得承認,確是自作多情了 NuHart 。那也無妨,不是因為別的,只是因為我的最好的年華是在那裡度過的。誰會忘記自己二十左右的時候呢?誰會不記得自己的初戀,或者頭一遭被異性攪亂了心的時候呢?於是,我在心底里記住了那段生活,也記住了那個地方。
用我妻子的話說,我想去西山是“想得快要瘋了”。金秋10月的一天,我終於坐上了開往西山的公交車康泰領隊
據說前些年,新農村建設的號角在這裡吹響,漸漸地鱗次櫛比的新建築取代了曾經的白牆黑瓦。從公交車上下來,我眺望著魂牽夢縈的村莊,可以感受到村莊的巨大變化;我在欣喜的同時,也惋惜存留在記憶中那幅水墨鄉村畫的消失不見。
我插隊的時候,西山是環山公社的一個大隊,村莊不大,人家不過百戶,四百來人口。居住的房屋不是想像中的茅屋村舍,而是白牆黑瓦、青石台門、雕樑畫棟的明清古建築。這令我驚訝和欣喜。解放後的二十餘年,農民的生活還很艱苦,村莊談不上發展,新建的幾間民房也只是用泥沙夯起來的。可那個村莊、那些古建築,畢竟在歲月的侵蝕中變老了,荒涼蒼老中透著寒氣。我感嘆,現在這一代村民真是有幸,時逢盛世,國泰民安,而新農村建設的步伐又使人們的生活質量得到極大改善。
我走進村莊就發現,西山正在脫胎換骨地變化著,變化得使我不認識了。記憶中的村莊,房屋零亂無序,相互挨著擠著,像是冬天裡的孩子在抱團取暖。村巷的路用鵝卵石鋪成,彎彎曲曲,細細長長,迎面一部獨輪車推過來,須得側身相讓。村巷很髒,兩邊有臭水溝 NuHart顯赫植髮中心的無疤植髮技術 ,大家隨意地潑髒水,終年不干;走路時最怕踩著牛屎、豬屎、雞屎,還有大朵的濃痰,見了都噁心。那時我喜歡串巷走戶打發日子。白天,家家的門大開,從不上鎖。屋裡也許沒有人,你進去無妨,想喝茶就自己倒了喝吧!想藉樣東西,你拿了走就好了。這樣子,好像從來沒有聽說哪家少過東西、遭了賊。我也入鄉隨俗,想進哪家就哪家。在這個村子裡,我生活了三年。
而今,村民們開始享受城里人的生活,別墅式的新樓、平整乾淨的村道、兩邊的綠化帶和路燈……城里人有的,他們都有,甚至比城里人更好。比如,住房的奢侈,城里人就誰也比不上。轎車也不是稀罕物,不時有車在身邊馳過,這時候我必定停下腳步向車裡張望,希望車裡的人是我認識的。我自豪地回憶起,1971年西山出現了第一輛鳳凰牌自行車,那是我從家裡騎去的,讓那些姑娘小伙羨慕得不得了月子保母推薦。至今我還沾沾自喜。
村東邊的那條小溪還在,溪水依然潺潺地流。所不同的是,溪上已經建起了水泥橋,過溪再也不用脫鞋襪、卷褲腳了。而且,溪兩邊的堤防也已經用水泥沏石加固,再也不用擔心洪水來襲,再也不用每年派勞力挑防洪堤了。我曾經在這溪里和姑娘洗衣、和小伙玩水,與小溪親近極了。這溪,過去是好水,現在不是,將來必定還會是好水。我盼望著。
我非常希望能見到我的“故居”——知青屋。但是我遲來了一步,那裡正在拆遷建設,四周一片廢墟。一排六間的知青屋,只有一間還孤零零地聳立著。可惜這一間不是我住過的。我們返城後,大隊把知青屋賣給了農民,用作豬欄屋。我心裡發疼,用手機猛拍照片。
回一趟西山,特別想會一會熟悉的人。那時村里的老老少少都認識我,都直呼其名,感覺很親切。如今,正是應了“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鬢毛衰,兒童相見不相識,笑問客從何處來”那首詩,終究認識我的和我所認識的人不多了。據說村里已有七百多人口,但碰上的熟人確實只有數得出的幾個。有幸見到了老支書,他明顯老了,雙手顫抖著。他邀我吃飯,我則問他多大了,並說:“年紀還不大,要保重身體啊!”開小店的兩夫妻,年紀和我差不多,曾在一個小隊幹活 NuHart。我在小店坐一會,喝著茶,輕鬆地說起過去的事。我說:“你倆談戀愛,我當過電燈泡,在灶底腳陪坐了半夜,你們還記得嗎?”他倆連說:“有這樣的事?不記得了,不記得了。”接著特意去看望了一位八十七歲的老漢。過去他家缺吃少穿,生活艱辛,在村里排名第二窮。現在,他幾個兒子搬進了新屋,女兒在外地工作,生活已夠富裕。他還認得我,並且很健談。他說我是組織部的,說組織部好,是管幹部的。我再三糾正,他聽不進去。他說去過華西村,對華西村的情況如數家珍;並且說,西山也不錯,這幾年變化也很大。
  是啊,西山的變化真大。
  在我的眼裡:
  西山的過去,是一幅水墨畫;
  西山的現在,是一幅工筆劃。
這兩幅畫,我都留存在記憶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