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Bart | 25 October, 2013 | g-suite cardinal manchester | (192 Reads)


所幸,人到中年,碌碌無為的平淡歲月中四處漂泊,故鄉雙親健在,身邊有妻作陪,雖無錦衣玉食,卻也常慰家人安好,如此足矣,夫所何求?

九月的蒼涼,卷走了那時的容顏。好像已經很遠了,遠到再也想不起你曾熟悉的笑臉,只依稀記得在這樣一個秋風咋起的夜晚,說過陪你在窗前細數落葉。落葉在你走後年年如期而飄,你卻音訊全無。而今,我在九月過半時與妻相擁著靜聽秋風,你呢?你在九月哪里?想必你決定離去的那刻,就決意不再赴這個約定。如此也好,就讓風把一切過往吹亂,把曾經的溫軟攪碎,各自,紅塵安好。

七月的流火似乎要將大地燒焦,我們的婚姻一路紅燈頻亮。原以為走上婚姻的路此去經世,誰又能想到剛剛邁步便已沉重。是乾柴太幹還是烈火太烈,燒毀了我們曾經各自擁有的寧靜?還是我們三年綿延的情感揉不進飄渺的種種誘惑?當我們站在七月的盡頭,無奈何舉起疲憊的雙手,向愛情故事緩緩作別的瞬間,眼裏的淚和汗水一樣滾燙。原是不舍的,原是不能輕言便可放下的,原是要攙扶著走完一生的。七月過了,我們一起在八月夜末央千思萬慮,忐忑著走進九月。也許,或者,若如,放是放不下了像秋雨一樣的牽掛,松是松是松不開了再一次緊握的雙手,那就讓我們在丰韻的月光下,默默等待虔誠祈盼,屬於你我的金秋來臨,等待你我懵懂的婚姻生活,風雨之後終於瓜熟蒂落。

風過菊滿地,那是秋雨劃傷的殘痕。九月之前,一位良師英年早逝,孤鴻遠去,留下哀鳴在蒼穹聲聲淒啼,寒星悄無聲息劃過天際,萬般皆空,從此與良師天上人間,只徒留先師曾經彈奏的琴音在空靈的夜裏飄飄渺渺著嗚咽,哭斷了思念人的愁腸,哭斷了清秋的濛濛煙雨。

歲月不懂人事年複年日複日,刻在流年薄上,一如這九月的雨,泅濕了秋的記憶。關於九月,關於九月的人事,過往,散落成一些被秋風吹零的細碎,有些清晰又有些模糊,堆積在筆墨中,該留的留在心裏,該忘的還隨風去。社長と社員の目標!! 綺麗な花が咲く為には 自分を受け入れる事が大事 柚子胡椒昆布浅漬け 複雑系!! 神戸、終盤に崩壊 サントリー は書きたくなかったなあ (`Δ′)! の違い 自分らし